新华网
头像

与新冠病毒“贴面”搏斗的勇士

他援助的同济医院光谷院区98%的患者是重症、危重症。他主动请缨加入气管插管小队,因离病毒源最近、感染风险极高,被称为“敢死队”。凭借高超的技术,先后为20余名重症、危重症患者插管。为抢抓插管时机,挽救患者生命,他曾1天内完成6例高难度插管,均一次成功,创院区纪录。
精彩观点
1
张孝田

我之所以主动请缨去武汉,是因为一种责任感。

我之所以主动请缨去武汉,是因为一种责任感。
我是2020年2月9日的凌晨接到了医院的通知,作为山东省第七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我们医院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成员去驰援武汉。支援的主要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是一个重症院区。我之所以主动请缨去往武汉,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感。
1
张孝田

“插管小队”一共有18名麻醉医生,两名麻醉护士,负责17个病区800余张床位的气管插管工作。

“插管小队”一共有18名麻醉医生,两名麻醉护士,负责17个病区800余张床位的气管插管工作。
我们临时接到支援湖北的通知后,46个小时就投入了工作,当时病房里的病人都已经收满了,到了之后突然发现医用物资是短缺的,所以我们把我们带来的所有医用物资全部都投入到了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使用。 再就是人员不足的问题,我们医院医疗队的5名麻醉医生都踊跃报名参加了气管插管小队。最后,插管小队一共有18名麻醉医生,两名麻醉护士,一共是20个人,负责17个病区800余张床位的气管插管工作。
1
张孝田

第一天,我在污染病区呆了6个小时,为6个危重病人成功插管。

第一天,我在污染病区呆了6个小时,为6个危重病人成功插管。
我们“插管小队”成立以后,一开始面临的工作量很大。我第一天作为“插管小队”成员进入污染病区进行气管插管的时候,我们三个人11点多进入的污染病区,一直到下午5点多才出来,在里边整整呆了6个小时,但是这6个小时,我们为6个危重病人进行了气管插管。当天除了进行了气管插管之外,还进行了很多气管插管的辅助工作,包括推呼吸机、推氧气瓶、调试呼吸机等等。当天的工作真的很累,出来的时候已经一身汗,衣服都浸湿了。
1
张孝田

所谓的“青岛标准”,是我们制定的气管插管操作标准流程,来帮助我们达到百分之百的插管成功率。

所谓的“青岛标准”,是我们制定的气管插管操作标准流程,来帮助我们达到百分之百的插管成功率。
我们利用休息的时间,制定了一个气管插管的操作标准流程,并且把这个流程跟各个医疗队进行了沟通,这就是所谓的气管插管的“青岛标准”。这个流程包括我们要去插管之前需要做哪些准备,计算当天需要插管病人的数量,然后就针对性地去准备各种药品和插管用的物品。所以,我们能达到百分之百成功的概率。
1
张孝田

用一个词来概括支援湖北之行,我觉得是“荣辱与共”。

用一个词来概括支援湖北之行,我觉得是“荣辱与共”。
一方面,一个病人的救治,虽然是个体去救治,但是更多的需要集体的力量。另一方面,在工作当中,如果一个人被感染,对于整个医疗队来说都是灾难性的,甚至对于整个院区来说都是灾难性的。所以每个人代表的并不是你个人,而是代表着一个集体、一个院区。
张孝田
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
盛运福彩 豪客福彩 三亿福彩 幸运飞艇开奖 立彩福彩 金钻福彩 星乐福彩 快乐宝福彩 爱淘福彩 乐赢福彩